一芥草民

海外在住/繁體有。 看心情更新

© 一芥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The after youth》試閱03.

    ♦此為網王二創小說本 《The after youth》試閱

    ♦CP 白石藏之介×忍足謙也

    ♦財前友情向戲份很重,非常重


  白石藏之介本身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謙也永遠、永遠都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歲月沒有辦法讓人釋懷些什麼絕對是騙人的,例如他現在已經可以輕鬆的聊著當年的事情,聊著智障的國中生活,聊著那些現在看來是為無謂小事的青春。

  改變的並不是個性,而是學會去怎麼調整自己的舉止。學會了開始用客氣去包裝真實,學會了不再那麼意氣用事。氣度是會被磨練出來的,而讓他有所領悟的那個人,現在正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可不能在這裡破了功啊。

  「好久不見,白石。」看著穿著仍舊富有品味的男子,謙也抿了抿嘴,接著露出了與平常無異的燦爛笑容,一如當年。

  果然還是最不想讓他知道呢。

  「咦?白石君與謙也君認識嗎?」女孩子們驚呼道。

  「是啊,我們國中是同班同學,也是同樣是網球部的。對吧?財前。」白石依舊帶著淺淺微笑,把話題帶向財前。

  「啊、嗯,是的。」財前顯然也慌了手腳,征了下才回答了白石。眼神同時飄向一旁的謙也,身旁那帶著笑容的側臉有點僵。他潤了喉,避免聲音太過不自然。「白石前輩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我就住這附近啊。」

  「什麼?」這次發出驚呼聲的是謙也,睜得斗大的眼睛滿是困惑。「白石你、你也唸這裡的學校嗎?」

  「是啊,聽起來謙也是在這裡唸書?」白石神色自若地著謙也,露出一抹微笑。「正確來說是從這學期開始,這些是我的同班同學。」

  「好巧,」謙也覺得喉嚨有點乾渴,「我們是同個學校了呢。」

  「是啊,真沒想到還有機會跟謙也當同學。」

  在這裡與班上新進轉學生不期而遇,那群飢渴的女孩們興致又更加高漲。矯揉嗲聲的嚷著叫白石何不過來一起玩樂。語畢,謙也低下頭喝著飲料默不作聲,這種相遇模式真的是糟糕透頂了,即便如此,他還是忍不住用餘光想捕捉白石的一舉一動。

  以他對白石的了解,會婉拒……

  「如果其他人不介意的話,倒是沒關係。」然出乎意料地答案讓他嗆到,一連咳了好幾回。白石聞聲看了眼他,謙也故作鎮靜的揮了揮手。

  財前咬著吸管,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請服務生多搬了張椅子過來,順理成章的成了女生們話題追逐的焦點。

  這根本是一個超乎常理的情況,雖然眼前這兩個國中前輩似乎發生過些什麼,但眼下看來也無大礙。這樣一想,財前就覺得自己好像沒有待在這裡的必要了。

  「財前,」然而白石卻突然點名。「既然來了就別版著一張臉嘛。」

  「本來就不是我想來的啊。」財前低語碎念著。「而且白石前輩你不是最不拿手的,就是應付搭訕女生嗎?」

  「是不拿手,但同班同學都開口邀約了,拒絕有點失禮。」白石口吻帶有笑意,卻說著挑釁味十足的話。「還是我的出現,讓你很不高興?」

  財前愣了下有些不明不白,然而在看到對方那雙漂亮的眸子越過自己掃視了眼被女孩繼續追問話題的謙也,忽然領略了些什麼。

  難不成──

  「前輩你在說什麼?」真假參半的回覆,財前面容並沒有起太大變化。「見到白石前輩怎麼會不高興。」

  「是嗎?」白石挑眉,「我倒是很意外遇到你。」

  財前一征,明白聽出這句話裡暗藏著弦外之音。難道遇見謙也就不意外嗎?然這個想法才閃現腦海,他立刻就知道哪裡覺得很唐突。

  白石他,一點驚訝的反應都沒有。如果他們是畢業後就沒有在互相聯絡,那和從前友人不約而同在同間咖啡館,甚至是同所學校。以常理而言,他的反應是不是過於平靜了些?

  看著白石笑吟吟的眸子,財前心裡有所底。

  「你們兩個不要顧著說悄悄話。」趁著空檔,謙也再也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下財前。

  「呵呵,謙也你吃錯了嗎?」白石瞇起眼,口吻卻很溫柔。

  「啊?白石你、你在說什麼蠢話啊──」謙也征住,立刻矢口否認。看著那張俊俏到犯規的臉蛋漾著笑容,謙也心裡反而泛起不悅。說到底原來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的覺得在乎嗎?又為自己的心情這麼容易受到波動而感到挫折。他知道的,白石其實並沒有做錯什麼過,但即使知道心裡還是會有所期待,期待著他並不是不放在心上。

  說到底,這份期待本身也是不該存在的一種想法。

  「謙也前輩,」財前及時出聲,把沉溺在想法中的謙也拉回了現實。「你是想叫我們幫你應付女生,好讓你可以繼續吃麵是嗎?」

  「喂,財前你說是應付也難聽了吧。」謙也不好意思地朝女孩們點了點頭,然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原本虎視眈眈的女性突然變得收斂。問題也不再是窮追猛打,尤其是當財前台起臉看她們時,那略帶閃躲的目光是怎樣?

  本來就沒剩幾口麵,以謙也的速度兩三下就解決了。原本與財前對話的白石也加入了女孩們的話題,跟著謙也一起和她們閒聊,本身講話就風趣的白石不時逗得女孩們哄堂大笑。財前跟剛剛一樣繼續沉默著坐在一旁咬著吸管,他明顯地感覺出來女孩們對他有所畏心,原因是什麼他也心知肚明。

  眼光忍不住飄向白石,其實他也是早就在一直在旁看著了吧。

  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在那些女孩子面前把話點破吧。財前往杯裡吹了口氣,吸管在杯底浮起了幾個小泡泡。

  雖然表面上仍舊帶著淺淺笑容應對著談話內容,然而謙也眼神卻變得飄忽不定,有些心神不寧。好久、到底有多久了,與這人處於同一個空間,談笑風生著無關緊要的事情,看著白石不時說著仍舊一點都不好笑的笑話,偶爾作球丟要自己對他進行吐槽。真的一如既往,幾乎讓謙也覺得好像什麼也沒有改變。

  好像什麼都沒有改變,好像。

  然而那自得怡然與女孩子對話嘻笑的白石,證明著還是有什麼改變了。謙也突然很好奇,白石什麼時候面對異性變得如此健談了?難道這四年中他交過女朋友了?當想法一觸及到這個區塊時,他突然發現好像終究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眼前這人突然變得好像很遙遠。

  即使他再遲鈍,也無法忽視白石表現出來的客氣,對於他的距離。

  謙也心不在焉的用吸管攪和著飲料,此時黑髮女子正跟白石聊得開懷,果然啊白石總是容易吸引住成熟女子的注意力。

  也對啦,畢竟他們隔著的是四年的空白。

  並不是說四年是多麼可怕而漫長的數字,但這四年中他們倆之間存在著與別人不一樣的隔閡。

  國三那年,謙也跟白石告白了。

  回想起來終歸是有些莽撞的作為,雖然莽撞但時至今日,他從來也沒有覺得後悔過。

  其實那年並沒有人逼迫他離開,以白石的善解人意與溫柔,就算自己一直留在大阪也能相安無事吧。

  然做不到的人是謙也自己,畢竟從以前開始,他就是藏不住任何心事的人。如果注意到了什麼,就會付諸行動,他的急性子不只是在運動上,更在他的個性裡生根蒂固。一旦注意到了那種情感,他就沒辦法視而不見。

  簡而言之也許喜歡上對方才是最大的錯誤。

  但是,他仍舊希望、小小的希望能在對方心中留下些什麼。無法避免的仍舊有這種小家子氣的想法。 

  「吶、你覺得呢?」白石不知道說些什麼,轉頭詢問謙也意思,卻發現這人正出神。白石在他面前擺了擺手,多喊了幾聲。「謙也、謙也你有在聽嗎?」

  「咦、嗯?」謙也回過神,剛好對上白石困惑的眼神。

  「謙也在想什麼?」那雙深邃的雙眸如故,彷彿仍可以看到當年那個跟他下了約定的柔情與決心。

  「沒什麼,突然想到其他事情而已。」謙也掩飾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你們剛剛說到哪了?喂,財前你竟然玩起手機了。」

  可是知道是錯誤又怎麼樣呢?當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了,謙也知道他騙不了自己,同時也覺得騙自己一點好處也沒有。

  財前頭也沒有抬起,「謙也前輩不要把我拖下水,還有前輩剛剛明明也在發呆,一點說我的資格也沒有。」

  「好啦,別鬥嘴了。」白石止住了謙也想繼續回嘴的念頭。「我們剛剛是說到關於約會的話,應該要去哪裡比較好?」

  「果然是去遊樂園吧!」短髮少女大聲表達著意見,睜大眼睛水汪汪的彷彿再徵求認同。

  「不、不,還是要去博物館之類知性的地方吧!遊樂園也太小孩子了,不是高中生才會去的約會場所嗎?」黑髮少女不以為然的說著。

  白石的笑容十分優雅,「我倒是喜歡宮崎的看法,約會一定要去植物園才對。」

  但光是看到白石這樣跟女孩子們有說有笑,心裡還是覺得有點酸、有點不是滋味。

  謙也搖了搖頭,甩開雜念。吶、從現在開始要把這種多餘的依戀給拋除,對方可是白石,自己也必須努力才行。

  「我嗎?沒有約會過呢哈哈,」謙也笑得有些羞澀,「可是我喜歡遊樂園,尤其是雲霄飛車!」

  「謙也你只是自己想玩吧。」

  「不行嗎?白石才是去什麼植物園,你是想去研究毒草吧。」

  這一刻起謙也這樣告訴自己,眼前的人現在身分,就只是自己的好友。

  別無旁騖。

  謙也再次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財前,「財前你呢?」

  「很痛耶前輩,」被換名的人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前輩你們就聊啊,不用在意我。」

  財前心裡暗罵著謙也前輩你這個笨蛋,看不出來在場所有人包括白石在內都對自己眼光不友善嗎?雖然財前不太明白白石那別有用意的眼神究竟是為什麼,是認為自己成了謙也唯一有聯絡的人而感到吃味嗎,還是認為謙也告訴了些什麼而防備著他。

  結果他仍舊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些什麼,全是霧裡看花。

  但看來原因應該再謙也前輩身上,不知道是第幾次,財前暗嘆著謙也前輩真的是太不懂得隱藏了。然如果真的如同自己猜測的那種關係,那也不是不能解釋白石針對自己帶刺的表現究竟是為什麼了。

  無論到底喜不喜歡,如果屬於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給拿走了,都會同樣有種失去什麼的感覺,同樣對於奪走的人感到敵意。

  感情也是同樣道理。

  「有什麼關係,」白石說,「財前你的表情看起來很可怕唷。」

  「我的臉本來就長這個樣子,」財前冷冷地回答,與其在這裡跟白石與一群女人周旋,倒不如回去寫部落格還來得時在。他在心裡這樣想著。「白石前輩饒了我吧,如果我也加入話題的話,謙也前輩會更加得罪那些男生吧。」

  財前指的是從一開始就被晾在一旁、只有兩三個女孩有一搭沒一搭說話的,原本A班的男生們。

  「所以是謙也邀你來的嗎?」白石追問。

  「是啊,都是侑士那傢伙啦!叫我來自己又不來,我跟A班的人又不是很熟,所以我才拜託財前跟我一起來。」謙也替財前回答了問題。.

  「你跟侑士同校啊──」白石看起來頗為感興趣,又知道這話題馬上又會把女孩們隔絕在外而只是點到為止。

  謙也其實也有很多話跟問題想跟白石聊聊,但怎樣看來現在都不是那種最佳時機。他不希望今天只是萍水相逢,如果白石不在意了那年的事情,而他也不耿耿於懷。

  就沒有必要在逃避了,也不想逃了。

 

  帶著這樣念頭,謙也下定決心用全新的態度面對白石。


评论(1)
热度(10)
2015-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