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草民

海外在住/繁體有。 看心情更新

© 一芥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The after youth》試閱02.

    ♦此為網王二創小說本 《The after youth》試閱

    ♦CP 白石藏之介×忍足謙也

    ♦財前友情向戲份很重,非常重


  鬧哄哄的好一陣子,當大家的自我介紹告一個段落時,餐點也上菜完畢。大家都十分含蓄的只點了杯飲料,或是份小鬆餅或蛋糕。唯有謙也的餐點上來時,大家眼神中全是表露無遺的詫異。

  這間店除了招牌鬆餅外,也販售著部份鹹食。沒吃過午飯的謙也毫不猶豫就點了份茄汁義大利麵,看到這財前忍不住用手肘頂了頂正吃得津津有味的前輩。

  「謙也前輩,你會不會太隨興了?」他低語在謙也耳邊道。

  「嗯?」他口齒不清的回答著。「為什麼?倒是大家都點那麼少吃得飽嗎?」

  「……前輩你該不會從來參加過聯誼吧?」

  「嗯,今天是第一次。」

  語畢,謙也又繼續用叉子捲著他的義麵。

  雖然財前本身也不熱衷於參加這種活動,然而高中時代還是有幾次被班上同學連哄帶騙出去的經驗。

  更何況聽兄長說過,大一時期如同脫韁野馬、掙脫束縛的新鮮感中,聯誼活動更是如火如荼的一場又一場,眼前這個已經是大二的前輩竟然說他從來沒參加過。

  不僅財前露出大開眼界的神情,偷聽著他們對話的女孩們也紛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然而這番對話不僅沒有削弱她們對謙也的攻略心,更有搧風點火的作用。在她們眼中,這種帶有生澀的反應,直率的表現,謙也宛如是沒見過世面的小男孩,沒有老練的油腔滑調與掉牙的交際手腕,那陽光的笑容與坦率的舉止更讓她們神魂顛倒。

  所以我說啊,前輩你實在太沒防備心了。財前老早就注意到那些虎視眈眈的視線了,同時也注意到旁邊少年們嫉妒又羨慕的眼神。

  眼前坐了七個女生,雖然他們仍舊十分有風度的、看似專心在聽現在發言的人說話,然而那飄忽不定的眼神早已露餡。偏偏謙也還真當自己是來陪聯誼的,以為自己什麼事都不做就安全了。完全沉浸在享用食物之中,真的是太天真了。

  果不其然,謙也一放下手中叉子,拿起注滿的水杯喝水時。終於逮到機會的女孩怎麼會放過此刻,其中一名短髮及肩、染著亞麻棕的女孩立刻開口向謙也搭話:

  「謙也君,你喜歡吃義大利麵嗎?」知道謙也不諳聯誼的背景,女孩伶俐的從最容易切入的話題著手。

  「喜歡啊,不過果然還是關東煮比較好。」謙也笑答。

  「我也喜歡吃關東煮!」另一個有著一頭深咖啡色捲髮的女孩搶著回答。

  「真的嗎?」謙也熱切健談的個性,毫不遲疑地就掉入這陷阱裡了。「帶筋的燉肉很好吃唷,我超喜歡那個的!」

  「哇,我會煮唷!謙也君想吃吃看嗎?」原本先開口的短髮女孩不甘示弱的說著。

  「還真想品嘗看看。」謙也又露出了笑容,還回答了最糟糕的答案。

  財前咬著吸管,心想著這傢伙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會發現自己根本就一步一步在踏入深淵呢。然而他也只清閒了沒多久,坐在捲髮女孩旁、看起來十分成熟的黑髮女子向他搭話了。

  「那個,光君是謙也君的後輩,所以比我們小一屆是嗎?」現在的大學生都這麼直接直呼名字的嗎?財前邊想,一邊打量著說話的女子。比身旁同學都更加成熟的打扮與妝容,配上黑色直髮,比起可愛應該用漂亮來形容。

  「是的,不過我是陪謙也前輩來的,所以請把我當成空氣。」

  財前冷冽的眼神非但沒有讓她打退堂鼓,反而勾起了一抹淡笑。

  「財前君說話真冷淡跟直接啊。」

  「這傢伙從以前國中時候就是這樣,對前輩說話都是沒大沒小。」謙也在一旁幫腔。

  睨了眼多嘴的謙也,財前繼續咬著吸管喝著他的飲品。心想著等會兒看謙也前輩該怎麼向自己求救?也沒有要繼續回答女孩子們的意思,自討沒趣的女孩自然也就不再糾纏自己,將目標轉回了仍舊不明白處境的謙也身上。

  此時謙也正同時被四個女生們夾攻,你來我往的發言。

  「謙也君平常下課後都在做甚麼?」這次開口的是棕色長髮的女孩。

  「就吃個飯,然後回家去念書。或是到書局去買雜誌之類的。」

  「買雜誌?甚麼雜誌?」捲髮少女繼續追問。

  謙也露出了抹靦腆的笑容,「那個──賽車相關的。」

  「欸?」聆聽的四位女性外加財前一人無不驚訝,財前今天可是第一次知道謙也竟然對賽車類感興趣,不過腦筋一轉他馬上就釐清了為什麼。速度嘛、這傢伙就是個速度狂。

  「謙也君會開車嗎?」成熟的黑髮女子問。

  「不會,」他口吻略帶遺憾地說。「太忙了沒有機會去考駕照。」

  「真希望有機會可以坐到謙也君的車。」

  「哈哈,那也要等我有車啊。」至今仍舊沒發現自己已成盤中飧的謙也仍舊笑的神色自若,財前的飲料已經喝了大半,無聊地望著謙也吃一半就沒機會繼續食用的義大利麵。

  「除此之外呢?謙也君放假都在做些什麼?」短髮女孩又把話題帶到了另一個新的領域。

  「假日嗎?就打掃房間、洗洗衣物吧……」

  「謙也君是一個人住?」棕長髮少女馬上找到了這句話的破綻。

  「是啊。」謙也如實回答。「自己住真的很麻煩呢,尤其是整理房間這件事又快不得,讓人很討厭。」

  現在大概只有財前懂謙也抱怨的點為何,然而這句話本身就容易讓人誤會啦。這不是擺明著給女生機會毛遂自薦嗎?

  話又說回來,所以說自己到底來幹嘛的啊?吸管已經咬的變成用嚼的方式,財前已經在想著等一下去趟書局看看音樂雜誌的行程。

  「吶、吶,除了整理房間外呢?」短髮女孩硬是想刷自己的存在感。「感覺謙也君應該會喜歡戶外活動吧?例如打籃球之類的。」

  「去附近跑跑步。」謙也想了會,「球類嗎?以前會打網球啦,不過很久沒打了。」

  「網球?」

  「啊!我記得最近新聞有報導,有個十八歲的少年拿到溫布敦網球公開賽,好像叫越前……越前什麼來著?」黑髮女子認真回想著新聞內容。

  「越前龍馬。」謙也逕自接話下去,露出懷念的笑容。「以前國中曾經的對手──嘛,也可以算是夥伴。」

  「甚麼?謙也君認識他嗎?」對於認識名人這點,好像是女孩們玩不膩的話題,更是一大加分關鍵。雖然財前一直始終搞不懂這種想法到底從何而來,然對於這樣的女生更是不感興趣。

  「很久沒聯絡了啦,」謙也自嘲的說著。「現在早就不是他的對手了。」

  「吶、謙也君是國中打網球嗎?是網球部?」

  謙也點了點頭。棕髮女孩又繼續探詢下去:

  「是,」口吻中盡是引以為榮的情緒,「還曾經打進過全國前四強呢!」

  「哇,好厲害唷!」捲髮少女奉承的說著,明明剛剛還對網球一詞發出了疑問句。

  「那現在呢?為什麼謙也君現在不打網球了?」犀利的問題是由黑髮女子拋出來的。

  「嘛、就後來以課業為重,所以國中畢業後就沒再碰了。」謙也愣了下,有些閃爍其詞。

  「那也可以當休閒呀,謙也君既然認識越前君,應該網球打得很好吧?」

  「是啊是啊,有機會也想看看謙也君打網球呢。」

  然而這群飢渴的女人可不是這麼好打發,你一言我一語的喋喋不休。

  「怎麼說呢,哈哈真的很久沒打了啦。」謙也臉上露出了為難表情。

  「謙也君高中時候就沒參加網球部了嗎?」黑髮女子不愧是外表成熟,思路也過份清晰。「雖然是以課業為重,不過打進過全國四強,沒有想要再往更高處爬的野心嗎?」

  一針見血的發問讓謙也頓時征住,一時半刻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看著幾乎要被這團越逼越近、幾乎要爬到桌子上的女人們,以及在身旁快被問到窒息的謙也,財前長長的歎了一大口氣。為什麼他非得做這種事情呢?

  想歸想,他仍舊適時的輕咳了兩聲,立即奏效吸引住了原本正窮追猛打的女孩們的目光。

  「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們不要靠前輩這麼近嗎?」財前口氣冷若冰霜,「況且前輩為什麼非要告訴你們不可呢?」

  突如其來冷淡至極的發言讓現場女子一瞬間無不噤聲。財前沒理會她們,反而轉過頭去面對同樣一臉困惑的謙也,突然貼近、探手往謙也的臉頰上一抹:

  「你、財前你做什麼啊?」謙也一陣莫名奇妙。

  「前輩,你醬汁都吃到嘴角了。」財前一副若無其事回答,此刻對面的女生們已經開始有所騷動。「等一下結束後去幫KICYAN買飼料吧。」

  「KICYAN的飼料?」謙也還搞不清楚狀況。

  「我們養的貓快沒飯吃了啊,」財前理所當然地說著。「前輩你不會是忘記要去買KICYAN飼料這件事了吧?」

  「啊?喔,我當然記得,」謙也這才意會過來財前口中的KICYAN是指前幾日撿到的小黃貓,也想起了說好的飼料費的事情。「我知道啦我當然記得,不是前幾天才說過的。」

  「不過財前你幹嘛突然提這件事。」

  謙也完全沒有察覺女孩們變得複雜的眼神,以及他們倆現在的對話多麼曖昧。

  「沒什麼,只是覺得以謙也前輩的智商一定會忘記。」

  「喂,你這傢伙──」

  「呵呵,財前你的嘴巴怎麼還是一樣惡毒啊。」

  身後突兀傳來的插話讓謙也話說到一半就斷了聲,那獨特帶有柔性的嗓音與關西腔十分悅耳,然而這聲音卻是讓謙也心跳幾乎漏了一拍,聞聲的財前顯然也很錯愕。

  「嗨,白石君,好巧唷你也在這裡。」眼前女子們倒是熟悉的跟對方打了招呼。「一個人嗎?」

  「是啊,碰巧就住在這附近,來這裡喝咖啡讀點書。」

  那久違的姓氏讓謙也遲疑著該不該回頭,忍不住在心底默默祈禱著僅不過是聲音相似又碰巧同姓氏,卻忽略了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財前的名字。果然,上帝並沒有呼應謙也的願望。

  時隔多年,那張俊秀的臉龐再次映照在自己的瞳孔中,歲月年華把他的輪廓勾勒的更加有稜有角。

  諷刺地對比著謙也的驚愕,那從容不迫而微微上揚的嘴角比當年更有韻味。

  「真是好久不見了呢,謙也。」


评论(1)
热度(7)
2015-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