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草民

海外在住/繁體有。 看心情更新

© 一芥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黑子的籃球/冰火】哥哥的好朋友

  火神大我並不討厭紫原敦,至少他是這樣認為的。撇去初次見面就對他獨特的分岔眉毛做出殘害動作,還有辰也總是寵他要比當年對自己以外……咳,他想他應該是不討厭紫原的。

  看著身長超過兩百公分的紫原,壓低身子把下巴輕輕蹭上冰室一頭烏黑如墨的飄逸短髮。以完全不符合他形象的孩子氣模樣跟冰室撒嬌著──至少在火神眼中是這樣解讀──由於距離太遙遠,他們到底說了什麼他無從得知。眼前的兩人緩步朝著校門口,也就是火神所在的方向走來。

  「咦?大我?你怎麼會在這裡?」一踏出室外,冰室見到單肩倚靠著校門口圍籬的火神,語氣難掩心中訝異。然而他那張冰霜般的臉倒是沒什麼起伏,畫面應該是很違和,然而套用在冰室身上卻又顯得理所當然。

  還未來得及開口,跟在冰室身上的高個兒先是搶了說話權。

  「這不是分岔眉嗎?」慵懶的聲線彷彿才剛起床的幼雛,紫原不是很感興趣的眼光在火神身上僅僅停留了零點一秒,又轉移開來就像是什麼也沒看到,他繼續對著冰室說著。「吶,室仔,聽說附近的便利商店有賣新口味的霜淇淋,我想吃。」

  「喂!不要無視我啊可惡!」

  「敦,今天可能不行,明天在陪你去買好不好?」看著幾乎要炸毛的老虎,冰室無奈得笑了笑,用著有些歉意朝已經離開口頂上方,站在後側的紫原詢問。後者似乎不太滿意的噘起嘴,那模樣滑稽的像極了巨型大鴨。

  「欸?可是我今天想吃耶。走啦室仔,就在附近而已。」

  半強迫半推託,冰室顯然拗不過紫原,被紫原一把抓住了纖細的手臂就往商店方向走去。被瀏海遮住大半的臉龐透著無奈與一絲隱約的寵溺,如琉璃清澈的灰色眼眸轉換焦距,對難掩憤慨、仍跟在後方的火神投以道歉。有販售霜淇淋的便利商店其實距離陽泉高校有一小段距離,並非紫原所言的就在附近而已。

  火神記得他是不討厭紫原的。直到此刻,他恨不得自己沒這樣想過。

  季節都已入秋還吃什麼冰啊。火神走在紫原和冰室後頭走了十多分鐘,心裡沒停止過啐念著。

  叮咚。伴隨著門滑開的,是便利商店特有門鈴,就像是在宣告著到達目的地的喜悅。

  一踏入內,比一般正常日本高中生還要高些的三人不免在剎那接受了商店內的眼光,冰室率先走到收銀櫃檯前,店員有些愣愣的看著雖是在三人之中最為矮小的冰室,話雖是這樣說但那是比較出來的結論。擁有一百八十多的身高在普遍平均一百七十公分的日本島而言,仍是高挑許多。

  看著征住的女店員,冰室似乎非常習慣的微微一笑,客氣而不虛假的溫柔弧度,意料之內的拉回店員注意,還是學生工讀的女店員瞬間通紅了臉頰,低下首細聲問了句請問需要些什麼。

  「請給我一隻霜淇淋──」冰室視線越過不敢抬起眼直視自己的女孩,看著後面牆壁上張貼的新品公告。「布丁蛋糕口味,謝謝。」

  好、好的。店員匆匆結了帳──錢是紫原事前塞給冰室的──有些結巴的請他稍等一下,轉身到後方調理台去準備。冰室這才收起笑容,還來不及轉頭告訴紫原冰淇淋買好了,身側陡然傳來熟捻的聲線。

  「辰也的異性緣果然還是一樣好。」火神不知何時開始開始站在自己旁邊,用著從小到大都沒改變,有些崇拜的眼光看凝視著自己。

  「大我這是在挖苦我嗎?」冰室只有旋過上半身讓他得以與火神面對面,勾起的嘴角弧度比方才真實不少,口吻聽來倒是有些受傷,雖然不能確定是否為真。

  「才不是!我是真的覺得辰也很受女孩歡迎,很厲害。」但火神直爽的個性並不會注意到這麼多,他聞言被誤會馬上極力想澄清,認真中更有藏不住的慌張。「不要說是女生了,連我都常常被辰也的魅力吸引住。」

  「唷?好像聽到了很有意義的話呢。」看著不小心脫口而出真心話的火神臉頰刷得染成紅色,冰室挑起眉,眼底的笑意更鮮明。「原來大我一直是這樣看我的嗎。」

  「啊、不是啦辰也──啊不對,我不是說不被你吸引──」火神不擅運轉的腦袋似乎嚴重當機,他殷切想解釋卻凌亂的像胡言亂語般。然亂了手腳的小老虎可逗樂了冰室,連店員已經拿著做好的冰淇淋回到櫃前都沒察覺。

  「話說回來,大我為什麼會跑來我們學校?」冰室突然想起原先在校門就想開口的疑問。「真是嚇到我了,我記得大我唸的高中是在東京市,車程到這裡要三四個小時。大我今天沒去學校嗎?」

  「呃……沒有。」他搔了搔首,心虛說著邊飄走了視線。至於為什麼,火神並不想承認是因為黑子昨天要他認真想想一些事情而導致晚上失眠,早上又睡過頭。仍想不到方法乾脆直接搭車跑來秋田市。

  感受到身旁人投以困惑視線,火神正思索著到底該怎麼開口。

  「那個──辰也……」

  「啊,室仔這好好吃唷,給你吃。」不知何時靠近的紫原瞬間切斷了火神支支吾吾的話,他將方才從店員手中接下──當然女店員以一種看見巨人般的訝異盯著他──的霜淇淋湊上冰室面前。

  「紫原你這傢伙──」被打壞氣氛而有些惱怒的火神瞪著紫原,氣急敗壞的嚷著。「不要每次都故意切斷我跟辰也對話。」

  「啊?我沒有呀。」紫原一副無辜卻又事不關己的模樣回答。冰室推絕了紫原的好意,笑著說敦你自己吃就好了。然而話雖這樣說了,紫原卻絲毫沒有要把霜淇淋移開的意思。

  「敦?」冰室再次喚了喚對方拒絕他。「天氣有些冷,謝謝你的好意。」

  「可是室仔──」紫原似乎顯得有些失落,在放送著暖氣的超商中開始融化的冰淇淋彎了高度,彷彿在映照著紫原落寞的心情。

  「這個是想祝你生日快樂的禮物。」

  啊,可惡,被搶先說出口了!一旁的火神心裡哀嚎著。

  冰室訝然情緒少有的全然顯現在臉上,而後他開心的漾開微笑,也就坦然接過了紫原遞上的霜淇淋。

  「沒想到敦竟然記得我生日,好開心。那我就接受了,謝謝你。」

  「不過這個霜淇淋真的很好吃,我要去買一個自己吃。」

  看著紫原又跑去跟店員點了一隻霜淇淋,高大卻踏著輕巧步伐不難看出他的好心情。然而一旁沉默的火神現在卻顯得十分懊惱。而後在冰室遞上只吃了不到一半的霜淇淋問他要不要吃時,二話不說將剩餘的甜點吃得精光。

  好不容易只剩兩人時天色已黯淡,秋日的太陽總是謝幕得早。

  街上路燈閃爍著昏黃色光亮,紫原出了商店後便說要去賣場買些東西後,一個人跑開。然而方才一直找不到空檔插話而顯得悶悶不樂的火神,到了現在反而像是足以說話的空間多到發慌,頓時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兩人沉默走了好一會兒路,他用眼角餘光偷瞄著比自己矮了一些的少年,聽著自己的心跳聲不明所以的蹦跳著。當兩人並肩等著要過第二個馬路時,冰室先是開口。

  「大我從剛剛就欲言又止,」他用著一貫溫柔的語氣,目光看向火神。「而且你還沒說為什麼會跑來秋田,是特地要來找我嗎?」

  不置可否,火神彆扭的點了點頭。眼神不敢接觸冰室那如一片薄冰的視線而飄到對街,他嚥了嚥口水,多餘的目光瞥見看冰室露出有些狐疑卻又像是明白什麼的表情而笑了。算了,本能反應還是火神大我最擅長的事情──

  還未能意會過來,冰室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驚訝的連向後閃躲都來不及反應。嘴角殘留著對方唇齒的溫度,呼在人中的暖氣彷彿還未消散,雖然僅有短短一秒,罪魁禍首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彈回原位。冰室那略低的體溫卻因此而升了不少。

  「大我?」冰室愣愣用手碰了碰方才被吻過的地方。

  「生日快樂,辰也。」明明是下手的人,臉頰此刻卻比被襲擊的人還要通紅。又因為身高優勢與正巧在路燈下,大半光線打在臉上而更顯清楚。火神一手搔了搔頭,眼神飄忽不定卻又想捕捉冰室臉上的神情。「其實我是想幫你慶生的,可是怎麼想也想不到要怎麼做──」

  那正是讓火神輾轉難眠的原因。

  「而且還被紫原那傢伙先說了,」說到紫原,火神似乎難掩不平。又或者是想轉移焦點而顯得不尷尬。「哪有人送禮物還自己先吃過的!」

  「敦就是那樣,他沒有惡意。」全然明瞭是怎麼回事的冰室收回訝異,精緻的臉龐露出一絲開心。觸碰唇角的手指轉移到胸前一直配帶的戒指,玩弄著。「大我是吃醋了嗎?」

  「啊?我、我才沒有──」

  狡辯的話語在火神閃神間被堵住了去路,微微墊起腳尖的冰室細膩而輕柔的舔上對方下唇,空出的另一隻手臂繞過火神後頸,施力將他拉近自己,使得雙唇間的縫隙更緊密些。直到沒察覺轉為綠燈的號誌再度變回紅燈後才鬆開。

  「謝謝招待,大我。」對比明明是他先起頭卻仍是一臉詫異的火神,冰室顯得泰然自若,勾起弧度的唇形十分漂亮。

  「這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

 

  兩人選了家看起來還不錯,氣氛也得宜的美式料理共進晚餐。吃完後他們走在已經沒什麼人的街道上,兩人靠得接近。在制服大衣做掩護下食指微妙的攀璇在一起──那當然是冰室的提議。

  辰也,可是我還是覺得禮物不夠耶。原本還在談論剛剛那家餐廳的口味,火神突然沒頭沒腦突然丟了一句。

  接收訊息的冰室眨了眨眼,原先的笑容刻畫得更深。

  明天是假日,大我不如就住一晚吧。冰室把牽起的手更拉向自己一些,悄悄靠上對方耳畔,柔聲呢喃著。

  「吶,我知道學校宿舍今天哪間寢室沒有人唷?」

  

  



END.

评论
热度(10)
2015-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