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草民

海外在住/繁體有。 看心情更新

© 一芥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レオ泉]挑食主義

❥第八期的深夜60分,現在才看到題目覺得很有趣就借來速寫個小品(艸)

因為過期了就不@了>< 

簡而言之只是個不好好吃飯的故事&我好想吃炸蝦。




  鲜嫩多脆、美味可口的炸虾当前,濑名泉却一丁点食慾也提不起劲。


  炙热如火的视线盯的他浑身不自在,放进嘴中的炸虾面衣因沾染了溼气而逐渐失去原有的酥脆,这可是最糟的。嘴中嚼食到一半的炸虾软绵绵地,弹牙口感取而代之成了黏煳。犹如泉此刻失去食慾的心情。


  他可不是迟钝的笨蛋,那双草原似的眸子裡躲藏着伺机而动的猎食者,等着在最佳时机出手掠夺,只是吃顿饭而已就不能安份守己的好好吃完吗!


  泉真心真切地认为他跟月永レオ在一起,绝对是为民除害。


 


  「セナ,」或许是看泉僵持在那,又或者是レオ等待的不耐烦,坐在餐桌另一侧的人探出手来——他老早就放下手中餐具,撑着脸像在欣赏艺术品般端详着自己——毫不掩饰任何企图心。「炸虾,真的这麽好吃吗?」


  如果此刻月永レオ说出什麽炸虾没你好吃这种过时又肉麻的俗话,他不把这人扔出家门外就不叫濑名泉。


  「被你搞得都不好吃了。」泉胡乱将口中的虾子咬碎,囫囵吞枣地随便咽了下肚。


  「从同居的第二天开始已经连续一个礼拜的晚餐是炸虾了,セナ的体重控管⋯⋯」


  「有意见的话明天起换你做饭啊?」打断对方失礼的言论,泉不以为然地挑起眉。这除了写谱以外什麽都不做的傢伙到底有什麽资格抱怨晚餐?况且又不是只有炸虾,泉扫视过餐桌上丰富的菜色,虽称不上饕宴,但至少够均衡也顾及了那傢伙喜欢吃的东西,每天的菜单也有所变化,除了自己锺爱的炸虾以外。


  「那有什麽难的,セナ教我的话一定很快就会学会了,因为我是天才嘛!」


  「还要我教你那不如我来做?教你这傢伙才是最费神的。」


  真是的,高中毕业先那群不让人省心后辈们离开学校,离家到东京一边进修、一边接些广告、平面拍摄通告之类的工作。当然也有两人先以knights正式在歌坛出道,之后再等那些小鬼头毕业后加入。


  这几天合约之事终于尘埃落地,明天是久违的假日。


  瞥了一眼不知葫芦裡卖什麽药的同居人,泉没看漏那傢伙似乎又瘦了些——大概前些日子自己在外奔波时又没在吃饭了吧。


  「别说些五四三的了。吃饭,」他用筷子敲了敲レオ丝毫没有动过的碗——这麽不礼貌的事情只有在家裡在只有才会表现出来。毕竟对着虎视眈眈的恋人,礼仪这种是怎样都无所谓了。「你是光看就会饱的类型吗?那也好,明天开始你就喝西北风吧。」


  「会饱唷,如果是看着セナ的话。」レオ以零点一秒不到的反应时间迅速回答,理所当然到泉刹那间想用筷子掐死眼前突然又露出犹豫神情的同居人。「哪、但好像只是光看着的话,有点不够啊。」


  「听不懂你到底想表达什麽,你想吃什麽的话就直说,我明天做给你总行了吧。」放弃沟通,泉先捨弃了品嚐炸虾这件事,转向健康的烫青菜进攻。即使嘴巴唸唸有词,却还是夹了一些翠绿蔬食扔到对方一片纯白的饭上。「现在就好好把这顿饭吃完,难不成还要我喂你吗?」


  听闻泉给自己挖了坑,レオ眼眸裡瞬间闪烁着星光。「哇!这主意真是太棒了,你是天才吗!」


  「你还是被口水呛死吧,れおくん。」泉冷冷地回应,小幅度吸了口气企图继续进行晚餐这件事情。


  然而对桌的人似乎还是没有要动手的打算,泉先是嚼了几口菜叶,然却食之无味。他只坚持了十秒就放弃,忍无可忍的吞下口中食物,恶狠狠地盯着レオ。


  「当真要我喂⋯⋯」


  レオ没理会泉眼神裡的不耐,反倒露出一丝笑意。


  「你会很困扰吧,イズ。」用着恰好两人能听到的气音音量喃喃着,过分亲密的暱称。


  濑名泉一时没理解弦外之音,只觉得莫名其妙,「はぁ?你不好好吃饭还干扰我吃饭,这不是废⋯⋯」


  「如果没有我的话,会很困扰吧。」


  眯起细长漂亮的眼眸,绿阴在水池中闪着属于濑名泉倒影的光点。


  「如果你再不好好结束这顿饭,让我吃掉这几隻炸虾,明天晚餐我就把你做成炸虾。」  


  レオ眨了眨绿瞳,「那我明天就消失?」


  筷子敲击碗缘而发出了响亮清脆的撞击声,泉再次抬起脸与他四目相对,レオ的话触及他最敏感的那条警界线,犹若在清澈无暇的天池裡抛掷石子,令漂亮的瞳眸漾起波涛。


 


  「⋯⋯说这种话是存心想惹我生气吗?れお。」从没带称谓词的口吻不难听出对方是真动了肝火。


  「开玩笑的。」不仅毫无反省之情,与之相反レオ露出了笑靥。


  泉叹了口气,他向来拿自家国王大人没辄。「玩笑不能随便乱开,一点都不好笑。」


  「セナ真的不能没有我呢,」嘴角的弧度是真诚的、带着一丝歉意。「那时候我怎麽没发现这点呢。」


  「你这傢伙少往脸上贴金,得意忘形的样子真让人火⋯⋯」好听的声线碎唸着不好听的话语,对早已知晓情人是傲娇属性的レオ而言是欲盖弥彰。


  「哪、让总是不开心的セナ开心的方法,找了那麽久的我真是大笨蛋⋯⋯虽然还是天才,天才中的笨蛋。」


  也许是因为又变回了两人的knights,虽然只是在等其他团员归队的过渡期。他们曾经最快乐、最无瑕的青春,他曾在心裡闪过不下千次念头希望能回去的时光。但那种似曾相似的熟悉感让人怀念,同时也有泉没说出口的,那份不安一直在心裡鼓譟着。


  「如果你是想要再道歉的话,我才真的要生气了唷?」


  「嗯,我知道唷。」レオ向前倾身,好让泉丽緻的面容可以佔据自己眼底所有角落。「最好向セナ谢罪的方法,同时也是让不开心的セナ开心的方法——」


 


  「就算反悔想把我扫地出门,我也会死皮厚脸的赖着不走。」


  明明是这麽简单的一件事,只缘身在此山处,偏偏那时什麽也没能看清。


  被那双巧倩带勾的眸子直视着,毫不羞赧的说着这种话。泉忍不住撇去了视线,故作镇定的吃了口饭,不带配菜。


  「唔、真是超烦人的,れおくん。」泉不知道染上绯色的耳轮早已出卖了自己的言不由衷,「⋯⋯那就好好记住、给我牢牢地记好你现在说的话。」


  


  也不是不能期待接下来的一年,只有两人的knights。然而这次不一样的,不再是十面埋伏中的标靶、也不必为剷除异己而身不由己。那年的他们彷彿是终结的代名词,最终也把彼此弄得片体鳞伤。然如今是截然不同的意涵,knights不再是远伐征讨的杀戮部队,而是守护城牆与希望的忠贞骑士。


  泉知道真正的业界没那麽容易更没那麽简单,但偶尔相信一下奇蹟也不为过吧。看着眼前笑容满面的恋人,他清楚自己手握刀刃的锋芒是坚不可摧,只要是为了这个人的话。


  


  这时突兀嗅到被冷落在桌上、本当是主角的饭菜。泉才恍然自己完全被月永レオ牵着鼻子走了。


  「所以可以告诉我,为什麽好好一顿饭会吃成这样吗?」看着凉了一半的佳餚,火气不减反增了几分,浪费他精心准备的饭菜可不是随便就可以打发的唷?


  レオ歪头,「まぁ、还不是セナ的错。」理所当然地嘟囔着。


  「はぁ?」怎麽又是他的错了?泉眯起深邃的眸子,等着眼前人给他一个可以令他心服口服的答案。虽然⋯⋯


  「因为セナ吃炸虾的模样实在,太糟糕了。」果然是一点都不让人信服,一点也不!


 


  「糟糕的是你的脑袋吧,给你忏悔的机会现在好好的把这顿饭好好吃完我就原谅你。」压抑住一股冲动想拿炸虾塞住眼前一副义正严词却满口胡说八道的嘴。泉觉得他用尽所有休养好声好气地回答。(他自认这是他最温柔的回答)


  「炸虾才没有セナ一半的美味,不,十分之一都没有!」出现了出现了,果然以这傢伙的语彙力,出现这种听了就让人软一半的陈腔滥调是意料之内。「你知道我已经忍受多久了吗!一个礼拜了!每天都看セナ吃得津津有味,可知道我忍得有多难受?比起炸虾,我更想⋯⋯」


 


  「つ・き・な・が・れ・お・く・ん,」模特儿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与一字一句清晰的口吻迥异。「你要选择自己走出门外还是要劳驾我把你拎出去?」


 


  「原来セナ想在外面来试试吗!不愧是セナ总是出乎我意料,最喜欢你了。」不,出乎人意料的是你的脑袋。


  「你这傢伙⋯⋯」然泉还来不及出口反击,对桌那双细长的眸子弯起一勾,餐桌下的手已然越界攀上了过来。


  「哪、说了就不要反悔哟,是刚刚セナ说的我想吃什麽就做给我吃的吧。」充满魅惑的嗓音刻意压低,挑起了泉浑身的敏感神经。「我可是很挑食的。」


 


  濑名泉认真思考是不是乾脆用一支筷子戳死对方再吞下另一支筷子自尽算了。他可不记得高中时候的国王大人是这样——不,这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似乎一点都不陌生,算了要不乾脆咬舌自尽吧,先把那傢伙喋喋不休的嘴给封死,然后一块咬舌自尽吧。


  至于这顿饭最终有没有吃完那都是后话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炸虾这道料理三个月内再也没出现在他们的餐桌上过。


评论(2)
热度(40)
  1. 一芥草民一芥草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青穹之外
2018-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