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草民

海外在住/繁體有。 看心情更新

© 一芥草民

Powered by LOFTER

【ES/獅心】春夜祭典

    ♦雷歐泉/泉雷歐無差別

    ♦時間應該是在畢業前

    ♦大概有bug&大概OOC。

    其實這是看完追憶之中隨手在手機記事本裡打的對話段子,結果這幾天翻到忍不住補了些就變成一篇自我流的文。還有後來的卡池忍不住也加了一點點進去,但就是個想到什麼打什麼,非常自我意識的獅心。私心希望他們能好好說開就寫了這篇TT希望他們可以一直那麼好下去〜


    好想認識獅心同好~~KNIGHTS同好~~~~求同好來聊聊~~~~~~~~~(吶喊


    ♦以上沒問題?那就往下吧>3<



  依著窗框外微微洒进点点的月光,手里握着几乎凉了的牛奶。

他靠在窗框,瞇起眼望向窗外,淡黄色的满月映照在靛色的海面之上,把寂静晕染了一片温暖。木造房子有著特有的自然气息,晚风在篓空的屋梁间来回穿梭,发出了窸窸窣窣的音频。

失眠这种事情,已经多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自家那个国王大人说什么从来没有knights的大家一起出去玩,要在青春的尾巴留点什么做纪念。凹不过那家伙带着期待混杂著乞求的眼神,硬是在毕业之前百忙之际抽出空挡规划了这次全员的两天一夜行程。

  整个下午被折腾到累得半死,偏偏夜里还睡不着。泉有些懊恼地在心里埋怨,却不是真的感到生气。

  不过是在这里,让他想起了很多发生过的记忆。无论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其实也没那么久——又或著是前几周才发生的事情,总而言之都是与那个家伙有关的,明明他不是那种会凭弔过去的人,至少濑名泉本身是这样认为的。

  唯有那个总是笑得像笨蛋一样的人,能轻易左右他的思绪。他并不是没有发现,只是不愿意去承认而已。当然他也知道,这份不坦白的逞强让他失去了多少——谁不知道说实话就好,坦诚地把心里话好好说出来就好了。

  那真的就好了吗?没人能知道这种假设性的真正答案,也许并没有所谓的答案。因为那终究是没被选择的一条路。

  所以他才讨厌去缅怀过去,甚至去对已经发生的感到后悔。因为那除了徒增自己的罪恶感与无力感外,不带任何实质意义。

  ——海边。吶,セナ,我想去海边,去隔壁城市的那个海边。

  他还记得当他问那家伙想去哪里,心里暗暗祈祷著不要出现什么火星金星甚至太阳那种天方夜谭的答案时,那人却出乎意料地轻轻一笑,说了一个平凡无奇的答案。

  ——隔壁的海边?

  ——嗯,就是那个在晚夏开演唱的那个海边唷。セナ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不,他其实知道这答案一点也不平凡无奇。他凝视著那略比自己矮一截的少年,青绿色的眼眸里闪烁著光辉,与他天蓝的畔子相互辉映成漂亮的彩霞。

  那是青春的颜色,他一直这样相信著。但却从未开口告诉对方过。

  他曾经在那片海滩寻覓着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他曾经在那片苍穹之下为那人空无的王国撑起一片天。

  泉不知道那天的祭典上月永レオ到底有没有出现。但凝视著那双漂亮的草绿色眼眸,此时此刻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带着浅浅弧度的少年知道那个夏日庆典的晚宴,知道他们曾在那里不顾一切想让knights再次绽放曾有的绚烂。

  如果他有来,那为什么不来见他呢。他想,如果没有就好。但其实他希望是有的,希望那份带这炙热情感的歌声有传到那人的耳中。

  多么相互牴触而矛盾的想法。

  耳边倏然传来了振笔疾书的声响,把沈溺在思绪之中的泉拉回了虫鸣嗡嗡作响的夏季午夜。

  即使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这声源出自谁之手。

  「睡不着吗?国王大人。」啜饮了口早已失去温度的牛乳,明明方才还确认过在和室里睡得香甜的友人不知为何醒来了,虽然那家伙总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个性使得泉也早已司空见惯。

  「嗯——嘛,因为这个风声啊,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忽视了。」正在发挥所长的少年趴在地上,含糊其词地答著,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回答。

  「风声?」泉呢喃着重复了对方的话语。

  「就是风声,呼呼~沙沙~轰隆轰隆~闹得我在梦里遇到了大风雨!真是太可恶,於是我就醒了把这惨绝人寰的经验谱成曲!」

  「你的语言造诣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改进,」叹了口气,泉将面对海面的视线转回室内,果不其然那熟悉的身影趴在榻榻米上,右手迅速在白纸上画出跳跃的音阶。室内的灯没有被点亮,幽幽的影子在月色照耀下摇摇晃晃。「这么暗好歹也开一下灯——」

  「別开灯,セナ。」那矮小的声音出声制止了正要走去拉亮顶灯的泉,虽然小声却坚定得不容否决。泉止住了动作,而那悅耳的声线继续说着。「现在在我眼前的セナ像是有一圈光晕闪耀著,我很喜欢。」

  「近视我可不管你唷。」口中虽然说着得理不饶人的话语,动作却是悄悄将帘子拉得更开一些,使得照进斗室的光线能将那人书写的位置点得更加明亮。「既然这样,就快点写完去睡觉吧。」

  「我还很想唱歌,可是要是现在唱歌会吵醒他们的。」他们的王——月永レオ的声音听起来很有活力,一点也不像是刚睡醒。他一如既往说着超乎常理的话,却又在结尾自顾自把现实补上。「スオ一定会因为起床气而碎碎念,スオ的碎碎念真是越来越长、越来越长了!」他刻意重复了一次,加重语气:

  「セナ你知道孩子在耳濡目染之下是会被妈妈影响吗!」

  「啊?你这是在找我碴吗?而且我也不是かさくん的妈好吗!」

  「哈哈,就算是生气的セナ声音也很好听唷~」清澈笑声小心翼翼回荡在寂静的夜里,不至於吵醒仍然沈睡的友人们。陡然话锋一转,他的口吻放得很轻。「セナ才是,一个人这么晚在看月亮?」

  「没什么,只是睡不着。大概是早上太累了反而会睡不着。」轻描淡写带过,说着不是假话,却也不全然是真话的答案。

  「好难得,セナ不是说晚睡对皮肤不好吗?」明明时常不好好听人说话,然又对某些看似枝微末节的地方记得比谁还清楚。

  「你没资格说我吧?而且也不想想是谁让人不得安宁。」泉没好气地说着,字里行间却没有一丁点不耐烦的气息。

  「唔,可是セナ没在旁边感觉不自在——哈啾!」

  「真是的,都几岁了多对自己留心啊,レオくん。多就算入春了晚上还是会凉的,你想感冒吗!」

  泉没好气地碎唸著,绕过蜷曲在地上的大大打了个喷嚏的人,一面小心翼翼不踩到不知何时已经散落满地的乐谱,拾起被丟在椅子上的外套,随手扔到那个只穿着单薄睡衣就趴在地上的橙发少年身上。

  「总觉得セナ最近好频繁叫我的名字~」レオ把故意披到他头顶的外套向下拉到肩膀上,突然若有所思的说着。「好怀念啊又好新奇。真是奇怪,明明以前都是这样叫我的。」

  「你不喜欢我这样叫的话我可以改回去。」背对着レオ,泉蹲下身,顺手把像天女散花的曲子按照顺序排列好。

  「这样就好哦,如果濑名想这样叫就这样叫吧。让人有种返老还童的感觉,真不错~」レオ虽然语调轻快地说着,却让泉原本触碰到纸张的手剎那止住了行动。他回首,将那橘红映入眼底。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別对我拐弯抹角的。」

  「哈哈哈真的越来越难瞒过セナ了呢。」レオ轻笑了几声,尔后他抬起头,与泉四目相望。橘发少年背衬著墨黑夜幕更显清澈,细长亮绿色眼眸微微眯起,如一弯皎洁明月。

  泉在他那人眼底妄想打捞些什么讯息,脑海却只浮现他笑起来真好看这种别扭的评论。

  「吶、セナ记得小约翰吗?高二时候会被濑名歌声吸引的小约翰。」

  「记得是记得。干嘛突然提到他?」

  「牠不久之前当妈妈了哟。生了一窝可爱的小猫。我跟朱樱一起帮牠们取了名字,因为刚刚好五只不叫kinghts就太可惜了⋯⋯」

  「难怪好一阵子没看到牠原来是⋯⋯等等,你用我的名字帮猫命名?」

  「不只セナ,还有リッツ、ナル、スオ,原本最后一只我想到灵感之泉都干涸了还是想不到,结果被朱樱训斥了一顿。他啊明明只是个一年级,对レオさん比对我这学长温柔一百倍真是太过份了。」レオ有些忿忿不平地抱怨著,然而没头没尾的话让泉花了好一会儿才厘清レオ说讲得究竟是什么。

  「レオさん?」

  「是朱樱帮最后一只小猫取的名字。你知道吗他还很气愤的对我说教:leader,现在的knights是五个人吧!请你好好记住这件事!」

  「说是气愤,不如说他的表情快哭出来了。就在那一刻啊,我觉得——」

  未等レオ结束完整对话,泉自然而然地替他接了下句:

  「かさくん很像从前的自己,是吗。」

  レオ明显愣了一下,接着嘴角弧度在脸上蔓延开来:「哈哈哈不愧是セナ。」

  「かさくん一直都是闪闪发光的,真的很像以前的レオくん啊。」泉细数着记忆里似曾相似之处,想着想着忍不住又补充道:「嘛,不听人话、小孩子气这点也蛮像的。」

  「你是在趁机数落报复我吗,セナ真是会记仇。」

  「但如果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就不会有现在的knights。想到可以在剩余的高中生涯享受还不错的偶像活动,也不是不能夸奖かさくん。」

  「那我也要谢谢セナ~最爱你了。」

  「蛤?」银发少年不以为然的发出不耐,「等等、你又在那边胡说些什么跳痛的话。」

  「才不是胡说,语言的力量可是很厉害的。啊啊濑名这个表情我知道,是在想怎样都好对吧,才不是怎样都好我不是说过了吗。」

  如果小看语言的力量,会为此吃尽苦头的。

  「スオ他啊~虽然只是一年级但真的很努力呢,你虽然说像我,但其实啊我觉得更像濑名哟。无论什么都全力以赴,看着他努力练习、唱著我给他的曲子的模样,」背对窗子的少年倏然朝泉靠近,在一步之距停下脚步。因为太近同时背着光,坐在沙发上的人无法辨別他的表情。

  「有时候我都差点以为是不是外星人把我送去时光旅行回到过去,哈哈哈不过スオ不是傲娇就是了。」

  「他就像我们未曾触及到的未来,セナ与我的。」

  他听得懂又不算完全明白月永レオ在说什么。毕竟他们——他的王总是那样,时常说着摸不著头绪的话语。明明对音符敏感的超乎常人,对言语的掌握却是差劲无比。然而,那双修长的眼畔直直盯着自己,像是深不见底的湖池,而自己正是那一曲涟漪。

  「我不懂你想表达,王さま。」泉撇过脸,避开那过於纯粹的眸子。

  「セナ认为是因为スオ的功劳吗,关于knights。」

  「嗯?」银发少年不以为然的发出不耐,「knights是かさくん的功劳?knights可是我们五个人的团体哟?你也想被我唸吗,レオくん。」

  「不对不对,我不是要说这个⋯⋯哇啊语言真是不方便的东西,」背对夜幕的少年蹙起短眉,随手把未扎的散发拨弄更加奔放。「嗯⋯⋯推进器?」

  「你啊这样的语文能力真的能毕业吗?」濑名叹了口气,「你想说的是契机?」

  「对对就是这个。セナ的语感果然最棒了!」レオ像是听见了什么,「认为我是为什么而回来呢?」

  「蛤谁知道啊,况且这种事不是应该问你吗?」

  「我想听你的想法,属于セナ真正的想法。」

  「找回我们的国王大人的是かさくん没错。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哟?」

  「knights在那时候就消失了,如果没有セナ的话。」明明你是那把折不断的剑,而我却曾经舍弃了你。「如果不是濑名一直在这里的话,就没有今天的knights、今天的我。」

  レオ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微微地、不如平日那种嬉皮笑脸,却稳稳勾起了濑名泉的心思。湛蓝色的漂亮眼里映照着暖和色彩,他在他眼里是那么耀眼。说话的人止住嘴,征征地凝视著他,却不想在等他的回话。

  只是这样待在濑名身边,就有无穷无尽的灵感。耳边倏然忆起那年稚嫩而天真的语言,不是玩笑话。

  那年他逃走了一次、他背对着最信任的人狼狈退场。

  人既然无法让过去的从新来过,至少未来不能重蹈覆彻。

  泉也这样凝视著比自己矮了半截的少年,那一眼瞬间仿佛要把那身影镶进心坎里。眼前的脸蛋顿时贴近,在他的薄唇烙上记号。那是个轻巧而小心翼翼的吻,不偏不倚落在唇瓣之上。

  橘发少年笑盈盈地凝视著方才被偷袭而征住的骑士,凑上略带粉色的耳畔,轻声细语。

  「就算你不懂也没关系,我会说给你听的,一直说到你明白为止。」

  レオ猜想着泉会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做出什么反应,呆愣在原地?又或者对他破口大骂。无论哪一个都好,只要是濑名泉的反应他都很喜欢。

  然而全然出乎他意料,一个强而有力的力道朝自己一扯,当レオ回过神自己已然紧紧被谁环住。他的下颚顶在泉的肩头上,绕在背后紧紧压住自己的手心让他动弹不得。

  「⋯⋯セナ?」

  有些措手不及,レオ就这样僵在那个意料之外的拥抱中,一阵缄默在两人间蔓延开来。好一会儿,泉才开口出声。

  「太慢了!实在是太慢了!レオくん。」你知道我等的都快发疯了吗。

  「嗯,对不起。」

  「明明一开始是你对我死缠烂打的,说我的声音好听,说在我身边就有源源不断的灵感——」明显没说完的话语突兀地失去下文,泉咬了咬唇,一时失语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完整。明明有很多话,事实上他想对月永レオ说的话多如满天星斗,然而字到喉间却出不了口。

  他现在只感觉如果不紧紧抓好这个人,仿佛他又会随时突然消失不见。

  「セナ的声音很好听唷,歌也唱的超~棒。」レオ却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轻言细语的回应著没说完的句子,「那个时候啊,能在梦之咲——能认识セナ真的是太好了。我是真的这样认为的。」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无论是你还是我还是其他人。虽然这之中曾经徬徨无助到想要放弃,也想过为什么这世界这么复杂。真的、真的是痛苦的想从这里消失呢。可是你知道吗?是你的歌声,想到再也不能听到セナ唱我的曲子,这才是一件比什么都还要更痛苦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有听到唷,Knights的合奏。啊原来那个没听过的声音是スオ,哈哈那时候的スオ也还不够成熟呢!」

  「⋯⋯因为你喜欢热闹不是吗?王さま。」果然他是有听到的,泉突然觉得心里一阵酸楚。正是因为也许可以见到你,所以就算在自己情况不佳的状态下还是硬著头皮完成了这份工作。泉极力不让这份情绪洩漏出来而压低了语调,却没发现微微发颤的手心早已背叛了自己。「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出来跟我们打招呼呢?就算只是露一下面也好——」

  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么心力交瘁吗?

  「因为我没有勇气去海滩,」レオ像在安抚猫咪似的,轻轻的滑过泉微微起伏的背脊。明明在说自己的事,却又像是在讲別人的故事般。「光是听到セナ的歌声,就觉得难过到快要喘不过气了。」  

  「⋯⋯什么意思?」后者闻言,显然不懂他的意思而发出了困惑。

  「就算没有我的セナ,也可以好好唱歌呢。」レオ失声笑了笑,坦然的口吻却带着抱歉。「knights就算没有我也没有关系了,明明是自己逃走的,却又在最后关头感到不甘心。」

  「你是笨蛋吗!你以为我是为了谁守护著这片断垣残壁?」不自觉提高语调,而发出声音的人却全然不觉自己把原本不打算说出来的话全然脱口而出。「自顾自说着话,又自顾自把事情往身上揽。你总是这样,明明告诉我也可以呀?小约翰的事也是,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呢。」

  你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明明レオくん没有做错,我却把你骂了一顿。

  「对不起,这些日子真的辛苦你了,セナ。」他用著轻柔的语调在他耳边诉说着,泉一语不发,但レオ知道他有在听,他有好好在听着。这一次,他不会再掩耳逃跑,他不会再放任他的骑士独自一人面对任何事情。「直到最后セナ都没有放弃knights——放弃我。」

  「ありがとう、オレのナイト。」

  吶,我已经不会在擅自解读你的想法了,セナ。不会再自作主张决定什么才是对你我都好的事情。所以就算你说不出口也没关系,我会等,等你亲口告诉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泉终于松开了紧紧绕着对方的手臂。

  「这是你的knights,是你的青春所编织而成的王国。」他撇过脸,含糊地说着。明明是责备的句型,语调却是很轻、也很柔的口吻。

   「并不是没有你也没关系,好好地、你给我好好地记住这点,レオくん——オレの王さま。」

  虽然很细微,但レオ听得出来那之中还参杂了一点鼻音。

  「绝对不会忘的!因为这已经不只是我的knights了。」淡绿色的眸子里有著蓝色的温柔,他露出了一抹像孩子般的笑意。

  吶,也不只是我的青春了哟,セナ。

  「嗯?leader这么晚还没睡⋯⋯」朱樱司睡眼惺忪的循著声音走出和室,迷迷糊糊先看见了那批著散发的队长,因为实在太暗了(某方面也是他还没睡醒),司打了个哈欠,这才看清楚那自家队长旁边竟然有个不该在这时间点还醒著的人——他没看到那个人突然像触电一样弹开的窘境,「怎么连濑名前辈都醒著?这太remarkable!」

  不只出来喝水的司,鸣上岚也随后跟著走了出来。他拿下睡前敷在脸上的面膜,点亮了灯,让原本昏暗的斗室瞬间充满了明亮。

  「王さま跟泉ちゃん这么晚在干嘛?啊啦~泉ちゃん脸好红哟!」

  「为什么你们都醒了?」泉有些不悅的嘟嚷著,炙热的耳垂并没有逃过岚的注意。当然,他们的末子是不会注意到。岚笑而不多说,这种暧昧的举动让泉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真是的,大半夜的怎么大家都不睡觉~」最后出来的是朔间凜月,黑发吸血鬼带着一丝狡诘笑意。「不要欺负老爷爷好不好~」

  看他那一脸意味深长带着戏谑的表情,濑名泉真心认为朔间凜月根本从头到尾都没睡!

  「リッツ、スオ、ナル,太好了既然你们都醒了!那我们去海边唱歌吧!」月永レオ笑容满面地看着大家,雀跃地说着非常不合时宜的提议。

  「蛤?」「嗯?」「what?」「啊?」接着他得到了四个截然不同但同样错愕的惊呼声。

  「wait!」司被这一个天外飞来一笔的答案弄得睡意全无,他瞪到那双本来就水汪汪的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破天荒的队长。「leader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嗯?三点?」レオ瞥了眼壁上的时钟,诚实以对。虽然这显然不是司想听到的答案。

  「不要一脸无所谓的说着不负责任的话!」

  「嘛嘛、有什么关系呢,机会难得,而且吸血鬼其实在夜里精神最好~」凛月倒是感兴趣的附和レオ那荒谬的提议。

  「哈哈リッツ果然很有趣~倒是スオ总是像小姨子一样叽叽喳喳,你是隔壁的欧巴桑吗。」

  「就是说嘛,ス〜ちゃん也不能一烦躁就吃零食,队服都要穿不下了。」

  「凜月前辈请不要跟leader一起胡闹好吗!还有我并没有变胖!」

  站在一旁的岚带着笑意,他当然没有错过身旁泉略带微妙的神情与过分安静的异常。

  「吶吶、泉ちゃん不说点什么吗?」

  闻言,原先拌嘴的三人全都停下了各自的举动,三双截然不同的眸子都将目光聚焦在突然被唤名的泉身上。

  「蛤?为什么要问我啊?」尤其是司,那一脸仿佛救星出现的神情惹得泉感到十分不自在。他将视线从司身上移开,飘过凜月——那个眼神真的非~常让人想揍人——最终落在他的国王眼底,レオ笑得灿烂,带着亮点的眸子水灵灵的眨了眨。泉忍不住在将视线转开,撇了撇嘴:

  「不过机会难得,偶尔成全王さま的任性也不是不行⋯⋯喂喂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尤其是かさくん不要一脸世界末日好吗很失礼。啊啊超~麻烦的!」

  就算那年没有看到也没关系,这次就让我们好好展现给你看吧。即使是寂静至极的午夜,在杳无人烟的沙滩上。吶,不只是要让你好好看着,这次连你也要跟著我们一起把歌曲演奏出最美的合奏,俺たちの王さま。

  那是属于我们的、只属于我们的春日祭典。

  ——我们的knights。


评论(4)
热度(67)
  1. 一芥草民一芥草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青穹之外
2017-08-09